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文阅期刊网
期刊发表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文中心 > 医学论文 > 心理医学论文 > 正文

颈肩腰腿疼痛与心理因素的相关性研究

作者:文阅期刊网 来源:文阅编辑中心 日期:2021-11-19 08:57人气:
  摘    要:目的 分析心理因素和颈肩腰腿疼痛发生的相关性。方法 选取52例颈肩腰腿疼患者为观察组,同时选取52例健康人群作为对照组,均于2018年6月~2020年6月于本院就诊/接受健康检查,比较两组心理状态。结果 与对照组相比,观察组焦虑自评量表(SAS)、抑郁自评量表(SDS)阳性占比及均分明显更高(P<0.05),且观察组患者症状自评量表(SCL-90)各维度评分(如人际关系、躯体化、敌对、恐怖、偏执及强迫症状等)均高于对照组,提示颈肩腰腿疼患者普遍存在抑郁、焦虑情绪,并且更容易出现人际关系敏感、社交或人群恐惧、思维偏执等问题。结论 颈肩腰腿疼患者心理因素和机体疼痛互相影响,具有一定相关性,临床医师在疼痛治疗的基础上,还应重视患者的情绪状态,关注患者心理健康,避免机体和心理因素形成恶性循环,促进患者康复。
  
  关键词:相关性 心理因素 颈肩腰腿疼 焦虑
  
  Correlation study of pain in neck, shoulder, waist and leg and psychological factors
  
  Cui Hong-jin Miao Wen-qing Niu Ying-tao
  
  Dingzhuang Central Hospital of Guangrao County, Shandong Province;
  
  Abstract:Objective To analyze the correlation between psychological factors and the occurrence of neck, shoulder, waist and leg pain. Methods 52 patients with neck, shoulder, waist and leg pain were selected as the observation group, and 52 healthy people were selected as the control group. They all received health examination in our hospital from June 2018 to June 2020, and the psychological status of the two groups were compared. Results Compared with the control group, the positive rate and average score of 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 and 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significantly higher, and the scores of all dimensions of symptom checklist(SCL-90)(such as interpersonal relationship, somatization, hostility, phobia, paranoid ideation and obsessive-compulsive symptoms) in the observation group were higher than those in the control group, suggesting that depression and anxiety were common in patients with neck, shoulder, waist and leg pain. And it is more likely to have problems such as interpersonal sensitivity, social or crowd fear, paranoia and so on. Conclusion There is a certain correlation between psychological factors and body pain in patients with neck, shoulder, waist and leg pain. Clinicians should also pay attention to patients' emotional state and mental health on the basis of pain treatment, so as to avoid a vicious circle of body and psychological factors and promote patients' recovery.
  
  Keyword:correlation; psychological factors; neck,shoulder,waist and leg pain; anxiety;
  
  腰椎椎管狭窄、肩关节周围炎、强直性脊柱炎、类风湿性关节炎等均为临床常见的颈肩腰腿疼疾病。颈肩腰腿疼病因不同,因此发病机制存在一定差异,但多与软组织慢性劳损、急性软组织损伤、免疫因素等有关。经临床实践可知,此类患者长期遭受病痛折磨,家庭经济负担较重,经过诸多治疗后,疼痛症状仍然时有发生,从而导致患者对治疗失去信心,容易出现急躁、焦虑、恐惧等情绪,过重的负性情绪,还会使得患者对临床医师、护理人员表现出不信任、不耐烦等表现。有研究指出[1],心理因素和颈肩腰腿疼患者病情密切相关,二者相互影响,不良情绪会直接影响患者治疗效果。基于此,本文将对颈肩腰腿疼痛与心理因素进行分析,结果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选择52例颈肩腰腿疼患者为观察组,同时选取52例健康人群作为对照组,均于2018年6月~2020年6月,观察组患者均为本院接诊患者,对照组人员均在本院体检中心接受健康检查。观察组患者年龄45~63岁,对照组年龄45~65岁,两组平均年龄分别54.67±2.25岁、55.09±2.43岁,男女比例分别28∶24、30∶22。本研究符合《赫尔辛基宣言》,所选患者>18岁;观察组患者存在不同程度颈肩腰腿疼痛,其中膝关节骨性关节炎8例、神经根型颈椎病11例、肩周炎9例、腰间盘突出症18例、其他6例,两组一般资料差距较小(P>0.05),可进行对比。入组人员对于本次研究均知晓明确,自愿参与本次研究,且自愿签署知情同意书。
  
  纳入标准:年龄18~80岁;观察组患者被明确确诊为颈肩腰腿疼痛范围内疾病;不患有心、肾等重要脏器功能不全疾病;具有良好的治疗依从性;不患有精神疾病的人员。排除标准:患有精神疾病;患有心、肾等重要脏器功能不全疾病;年龄<18岁或者>80岁。
  
  1.2 方法
  
  评估患者心理健康状态,工具为症状自评量表(symptom check list 90,SCL-90),包含精神病性、恐怖、偏执、敌对、焦虑、抑郁、人际关系、强迫症状、躯体化9个维度,上述各维度分值分别10~50分、7~35分、6~3 0分、6~3 0分、1 0~5 0分、1 3~4 5分、9~4 5分、1 0~5 0分、1 2~6 0分,得分与患者各维度症状严重程度呈正相关。对比两组焦虑自评量表(self-rating anxiety scale,SAS)、抑郁自评量表(self-rating depression scale,SDS)评分并计算阳性例数占比,SDS分界值53分,<53分为无抑郁症状,53~62分、63~72分、>73分为轻、中、重度抑郁,SAS分界值50分,<50分为无焦虑症状,50~60分、61~70、>70分分别为轻、中、重度焦虑[2]。心理因素评估前,临床医师应获得患者和家属信任,向其交代评估的意义,帮助患者理解各条目,患者充分了解后按要求填写,问卷均为患者独立完成,回收率100%。
  
  1.3 统计学方法
  
  数据处理使用软件SPSS 23.0,患者SCL-90评分、SAS、SDS评分均属于计量资料,以±s的形式表达,采用t检验;SAS、SDS阳性率为计数资料,以%的形式表达,采用x2检验。P<0.05提示数据间对比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SAS、SDS评分与阳性占比
  
  观察组的SAS、SDS评分均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1。
  
  表1 两组SAS和SDS评分对比(±s)
  
  观察组的SAS、SDS阳性占比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2。
  
  表2 两组SAS、SDS阳性占比对比[n(%)]
  
  2.2 SCL-90评分
  
  观察组精神病性、恐怖、偏执、敌对、焦虑、抑郁、人际关系、强迫症状、躯体化等维度评分均明显高于对照组(P<0.05)。见表3。
  
  表3 两组SCL-90评分比较(±s)
  
  3 讨论
  
  颈肩腰腿疼以患病部位功能受限、疼痛肿胀为典型特征,常见病有骨质增生、腰肌劳损、腰椎间盘突出、颈椎病等。多数患者早期疼痛感时轻时重,休息后稍有缓解,受凉、劳累后加重,故广大患者对其缺乏正确认识,甚至延误病情,错失最佳治疗时机[3]。临床可将引起颈肩腰腿疼的原因分为以下几种:(1)风寒湿因素,风寒湿会导致小血管收缩、肌肉痉挛、软组织血液循环障碍,降低机体疼痛耐受力,使无菌性炎症产生;(2)软组织慢性劳损,长期睡眠姿势不当、久坐、低头伏案等职业性体位或不良生活习惯,都会使得机体软组织处于牵拉状态,导致局部软组织纤维间质增多、组织发生病变,从而引发疼痛症状;(3)急性软组织损伤,重力压迫、外力突然打击是最常见的原因,患者如果没有及时处理,受风着凉后容易复发,部分患者还会形成慢性迁移性病变;(4)免疫因素,如风湿、类风湿等。有研究指出[4],相较于健康人群,颈肩腰腿疼患者心理卫生状况和生存质量堪忧,此类患者容易出现焦虑、抑郁情绪,部分患者同时合并多种负性情绪,分析原因,可能与患者生活质量较差、社会交往受限、活动能力下降、经济负担严重以及明显的疼痛感有关。
  
  本研究中,与对照组相比,观察组SAS、SDS阳性占比及均分明显更高(P<0.05),且患者SCL-90各维度评分(如人际关系、躯体化、敌对、恐怖、偏执及强迫症状等)都高于对照组(P<0.05),提示颈肩腰腿疼患者普遍存在抑郁、焦虑情绪,并且更容易出现人际关系敏感、社交或人群恐惧、思维偏执等问题。说明颈肩腰腿疼痛与患者的心理状况密切相关,若患者对疾病认知不足,不能正确对待疾病,可能会对临床疗效产生影响,甚至引发更为痛苦的情绪体验或使得疼痛加重。受患者个体差异、生活环境、疾病种类不同等因素影响,患者疼痛表现和程度也存在一定差异,疼痛体验感不同,也会对患者心理症状造成影响。这就要求临床医师在颈肩腰腿疼痛患者治疗管理中,引导家属、患者良好配合、共同参与,积极使用药物治疗,全面评估患者病情,判断患者是否存在手术禁忌证,对于无禁忌证患者,尽可能采取开放手术、微创手术治疗,以此有效缩短患者病程,减轻疼痛持续时间。同时,合理使用按摩、推拿、针灸、理疗等辅助治疗措施,加快患者患处组织血流,改善肢体痉挛和功能障碍。在此基础上,主管意识还必须高度重视患者心理健康,积极处理因疼痛或治疗引发的不良情绪,定期评估患者心理状况,充分考虑到心理因素对疾病治疗和预后的影响。一旦发现患者心理评分异常,相关因子评分升高等情况,必须第一时间进行心理支持治疗,对于心理健康没有明显异常的患者,也需要实施适当开展心理干预。例如,耐心倾听患者诉求,对患者感受表示理解,多鼓励患者,定期组织健康讲座,指导患者找到正确的情绪宣泄方式,以此减轻患者心理压力,分散、转移其注意力。
  
  还有研究指出[5],家庭经济状况、教育水平、年龄、性别等都是影响颈肩腰腿疼患者心理健康状态的关键因素,对于部分需要接受手术治疗、病程较长、疼痛程度较重的患者来说,上述因素带来的影响更加明显。本研究并未对颈肩腰腿疼患者心理障碍的危险因素进行分析,临床学者可以此为突破口,关注高危患者的识别,从而为临床治疗提供支持。此外,疼痛程度较重还会引发患者睡眠中惊醒、入睡困难等现象,影响患者睡眠质量,睡眠质量不佳,不利于患者康复,还会引发一系列不良情绪。笔者认为,睡眠质量也是影响颈肩腰腿疼患者心理卫生健康的原因之一,但受样本量、研究时间限制,未能对其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综上所述,颈肩腰腿疼患者心理因素和机体疼痛互相影响,具有一定相关性,临床医师在疼痛治疗的基础上,还应重视患者的情绪状态,关注患者心理健康,避免机体和心理因素形成恶性循环,促进患者康复。
  
  参考文献
  
  [1]易端,朱薇,孟秀丽,等.慢性腰腿痛患者微创术前焦虑,抑郁状态及相关影响因素分析[J].北京大学学报(医学版),2020,52(2):285-289.
  
  [2]张洪杰.放散式冲击波对颈肩腰腿疼患者疼痛程度及生活质量的影响[J].首都食品与医药,2020,27(15):44-45.
  
  [3]任玲,雷中杰,杨霖,等.力学源性退变性腰椎病的原因探讨与思考[J].华西医学,2020,35(10):111-116.
  
  [4]陈怡,余成新,李博,等.神经根型颈椎病慢性颈肩痛患者脑默认网络研究[J].磁共振成像,2020,11(3):211-215.
  
  [5]陈巧风.艾灸联合心理护理对腰腿疼痛老年患者疼痛程度及负性情绪的效果观察[J].中国实用神经疾病杂志,2020,23(5):454-457.
热门排行

在线客服:

文阅期刊网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专业发表机构
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