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胜从选择开始,我们是您最好的选择!—— 文阅期刊网
期刊发表
论文指导

润笔 降重 发表

您的位置: 主页 > 论文中心 > 医学论文 > 正文

中医治疗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研究进展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21-05-31 16:09人气:
  摘    要: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是头颈部恶性肿瘤患者在放疗中最常见的并发症之一,以对症支持治疗为主,而中医对此病的治疗优势在于能降低口腔黏膜反应毒性等级,减少因射线毒副作用引起的痛苦,从而提高头颈部恶性肿瘤患者对放疗的接受度。本文就中医治疗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研究进展进行综述,旨在为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治疗提供参考。
  
  关键词:放射性口腔黏膜炎; 中医; 恶性肿瘤;
  
  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是头颈部恶性肿瘤患者在放疗中,电离辐射作用于口腔黏膜所导致的黏膜炎症或溃疡性病变,在接受放疗的头颈部恶性肿瘤患者中发病率极高[1]。口腔黏膜反应轻者可表现为咽干、咽痛、黏膜糜烂等,较重者则可发生黏膜出血、坏死,不仅严重影响患者的生活质量和营养状况,甚至还会影响肿瘤治疗进程。研究发现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发生与患者营养状态、口腔卫生情况、化疗方案、抗生素使用及放射剂量等均密切相关[2,3]。目前临床对于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治疗尚无特效药,主要以抗炎、止痛、保护黏膜及促进黏膜修复等对症支持治疗为主。中医在该病症治疗中则分为内治和外治两个方面,内治法主要包括内服中药汤剂、丸剂或中成药等,外治法包括中药汤剂含漱、散剂外敷等,均具有一定的疗效。
  
  1 中医对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认识
  
  中医普遍认为放射线的性质属于火热毒邪[4],其在杀伤癌细胞的同时也会破坏周围组织,由此引发的口腔黏膜炎属于中医“口疮”“喉痹”“嗌肿”等范畴。肿瘤证属本虚标实,若此时局部受火热毒邪侵袭,热毒过盛,易伤津耗气,导致气阴两伤;而正气不足,无以御邪,热毒炽盛,灼伤血络,则又见瘀热互结。故临床辨证分型常分为热毒蕴结、气阴两虚、瘀毒内结3种,治疗常以清热解毒、益气养阴、破瘀散结为主[5]。也有少数医家认为放射线乃燥热邪气,所致的放疗副作用属于燥证,治疗以扶正祛邪为主,益气养阴润燥为基本,辅以清热利湿、活血消肿、化瘀散结[6]。
  
  2 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中医治疗
  
  2.1 内治法
  
  2.1.1以放射线为火热毒邪立论
  
  多数医家认为放射线属于火热毒邪,在放疗初期证型多为胃热阴虚证,对于阴虚体质的患者则会很快进展至阴虚火旺、气阴两虚,进而火热灼伤血络、气虚血瘀,形成瘀热互结的虚实夹杂之证,基于此类证候,口服中药汤剂治疗放射性口腔黏膜炎在临床上已取得一定的成效。玉女煎主要功效为清胃热、滋肾阴,郝琦等[7]研究发现玉女煎在降低口腔黏膜反应等级和6周后发生口干症状等级上比西药漱口水更具优势。六味地黄丸主要功效为补肾滋阴,鹿红等[8]发现六味地黄丸加味(六味地黄丸加麦冬、黄芩、白花蛇舌草等)较自制混悬液(重组人粒细胞刺激因子、利多卡因、地塞米松、维生素B12)慢速含服,能明显减少放疗结束前发生Ⅲ、Ⅳ级黏膜损伤的病例数量,降低放疗结束时及放疗后3个月患者的血清转化生长因子β1、IL-6水平。三才封髓丹功效为滋阴降火、养血固精,蒋丽等[9]在自配漱口水(0.9%氯化钠注射液、利多卡因、地塞米松)的基础上加用内服三才封髓丹加减,结果发现治疗组总有效率明显高于对照组。引火汤其功效为补肾滋阴、引火归原,李自全[10]发现引火汤治疗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有效率明显高于外喷重组人表皮生长因子联合口服康复新液。
  
  2.1.2以放射线为燥邪立论
  
  燥邪有别于火热毒邪在于其发病方式为“伏气为病”,更易耗气伤津致虚而缠绵不愈,若不能及时干预,随着放射线剂量的累积,不仅肺胃阴虚,还可致真阴亏虚,因此治疗上常以滋阴益气、清热凉血为主,临床常选用参麦饮、养阴清肺汤等治燥剂。闫彦等[11]在对照组(重组人角质细胞生长因子混悬液、甘油、达克罗宁混合外涂溃疡面)的基础上联合参麦饮口服,结果提示联合组的临床疗效及患者的精神、食欲、睡眠等评分均优于对照组。许苗[12]认为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是因“内燥”所导致,使用滋阴清热方不仅可明显减轻口腔黏膜的分级程度,且唾液中表皮生长因子含量水平及治疗后生存质量评分均明显高于对照组。夏天等[13]发现养阴清肺汤能明显提高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治疗总有效率,且治疗后患者症状、体征及唾液炎症细胞因子等指标的恢复程度更优。
  
  2.2 外治法
  
  中医外治法具有局部作用直接、全身反应小等优点;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中医外治以解毒消肿、清热凉血及生肌止痛为主。韩鹏炳等[14]发现观察组(加味冰硼散含漱)患者急性黏膜炎出现时间及放疗耐受剂量均显著高于对照组(常规化学治疗),患者唾液及外周血中IFN-γ、TNF-α、IL-6水平也明显低于对照组。吕霞等[15]发现使用口炎宁合剂治疗放射性口腔黏膜炎,与康复新液对照能缩短创面愈合时间,并降低患者放疗结束后急性放射反应评分标准分级(P<0.05)。邱好妙[16]的研究中,观察组在重组人粒-巨噬细胞集落刺激因子含漱的基础上外敷猪胆青黛冰硼散,使患者口腔黏膜炎症毒性分级得到进一步降低,且观察组患者唾液中TNF-α、IFN-γ、IL-6和IL-10水平降低程度也明显大于对照组。龙鑫等[17]发现自拟中药含漱液(玄参、黄连、蚕沙、射干等),与对照组西医常规漱口水治疗(生理盐水+利多卡因+地塞米松)比较,更能控制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程度分级,缓解炎症疼痛。何小红等[18]使用中药液(金银花、野菊花、蒲公英、天葵、紫花地丁、生石膏、硼砂等)氧气雾化吸入能显著提高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治疗总有效率,且能降低治疗后唾液TNF-α、IL-6、CRP水平。
  
  3 小结与展望
  
  中医内、外治疗或中西结合用药能减轻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症状,降低高级别黏膜反应程度的发生比例、口干症状发生率以及血清和唾液中相关炎症介质水平。中医治疗是以整体观念、辨证论治为基础,肿瘤患者辨证多属本虚标实,在放疗中引起的局部热毒蕴结之证需用清热解毒凉血等方法治疗,但此类疗法往往会使正虚病患的正气更虚,所以在治疗时,将辨证论治和内外同治相结合,会进一步提升治疗效果。中医内治侧重于顾护正气、养阴生津等;中医外治则侧重于清热解毒、化瘀生肌;内外同治,标本兼顾,既不伤正,又达到治疗作用。此外,改善中医治疗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给药方式(例如使用中药液氧气雾化或药茶冰块[19])还能有效提高患者治疗舒适度。
  
  因中药复方在治疗过程中涉及的药物较多,加上各医家依个人经验加减后更增加了很多不稳定因素,故有学者从单药的使用频率角度去分析中药在放射性口腔黏膜炎防治中的用药规律,这些都为中医防治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或放射线治疗后副作用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法[20]。
  
  参考文献
  
  [1] MOSLEMI D,NOKHANDANI A M,OTAGHSARAEI M T,et al. Management of chemo/radiation-induced oral mucositis in patients with head and neck cancer:A review of the current literature[J]. Radiotherapy and Oncology,2016,120(1):13-20.
  
  [2] 李小冬,郑晓宇.鼻咽癌调强放疗患者放射性口腔黏膜炎发生的主要相关因素分析[J].南京医科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11(2):134-137.
  
  [3] 康兆君.浅论进行放疗的头颈部恶性肿瘤患者口腔炎的发生率与放射剂量之间的关系[J].当代医药论丛,2017,15(15):54-55.
  
  [4] 王留晏.温病学理论在恶性肿瘤临床治疗中的应用[J].中医学报,2012,27(1):15-16.
  
  [5] 迟芳兵,潘敏求,潘博,等.潘敏求治疗鼻咽癌放疗后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经验[J].湖南中医杂志,2019,35(4):36-37.
  
  [6] 刘凤智,宋凤丽,康宁,等.李仝治疗恶性肿瘤放射性损伤经验[J].中华中医药杂志,2019,34(11):5213-5216.
  
  [7] 郝琦,阿达来提·麻合苏提.玉女煎治疗急性放射性口腔黏膜炎及口干症临床疗效观察[J].四川中医,2016,34(12):166-168.
  
  [8] 鹿红,张燕,宋威,等.自拟养阴解毒汤治疗鼻咽癌放疗致急性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临床观察[J].中国中医急症,2017,26(10):1797-1800.
  
  [9] 蒋丽,张志芳.三才封髓丹加减治疗鼻咽癌放疗后急性放射性口腔炎21例[J].湖南中医杂志,2017,33(6):76-77.
  
  [10] 李自全.引火汤治疗放射性口腔咽部炎症临床观察[J].四川中医,2016,34(9):168-169.
  
  [11] 闫彦,张彦红.参麦饮联合重组人角质细胞生长因子治疗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临床疗效[J].临床合理用药杂志,2017,10(3):55-56.
  
  [12] 许苗.滋阴清热方治疗放射性口炎临床疗效分析[J].中医药临床杂志,2019,31(2):346-348.
  
  [13] 夏天,邢育珍,李静,等.养阴清肺汤对急性放射性口腔炎患者免疫功能、炎症细胞因子的影响[J].中国中医急症,2020,29(2):309-311.
  
  [14] 韩鹏炳,李瑾,冀雪娟,等.加味冰硼散漱口液对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炎性介质及预后的影响分析[J].中华中医药学刊,2019,37(6):1522-1524.
  
  [15] 吕霞,王冰冰,徐丹,等.口炎宁合剂治疗放射性口腔黏膜炎60例[J].河南中医,2019(8):12-13.
  
  [16] 邱好妙.猪胆青黛冰硼散联合rh G-CSF对鼻咽癌放射性口腔黏膜炎患者口腔微循环、唾液和血清炎性细胞因子的影响[J].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2018,27(30):3383-3386.
  
  [17] 龙鑫,张智敏,谢刚,等.中药含漱液防治急性放射性口腔黏膜炎临床研究[J].四川中医,2017,10(1):179-181.
  
  [18] 何小红,马柳,李园,等.中药雾化治疗鼻咽癌患者放射性口腔黏膜炎临床研究[J].山东中医杂志,2019,38(11):1046-1050.
  
  [19] 吕海燕.金银花茶冰块含服预防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的效果观察[J].全科医学临床与教育,2017,15(1):113-115.
  
  [20] 周铁成,向生霞,谢刚,等.中药治疗放射性口腔黏膜炎用药规律分析[J].全科口腔医学杂志:电子版,2018,5(36):49-50,52.

网络客服QQ:

投诉建议:010-82656213    投诉建议QQ:

文阅期刊网 版权所有   

【免责声明】:所提供的信息资源如有侵权、违规,请及时告知。

专业发表机构
在线客服